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贵女重生:侯府下堂妻

第1750章 这下要怎么整

  一秒记住【成君小说网 xs.chengjun.xyz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而里面,看着跪在地上的少年,不由的也是摇了摇头,虽然他的半边脸还是火辣辣的,可是这心中的气,到也都是消了不少。

  唉,卫国公的一世英明啊。

  都是被一个女人给毁了。

  “那个泼妇!”

  郭太医再是骂了一声,林尚书怎么能教出这么一个没有教养的女儿,林尚书虽然在无太多的建树,后面更是表现的一般,可是人家的学识,却是顶尖的好,可年也是受了先皇的赏识,可是怎么的,这女儿,却是如此的庸俗不堪。

  “如何了?”郭太医顶着半张肿脸,再是走到景哥儿的身边,然后拉过了他的手腕,这脉相平和有力,心肺也都是尚好。

  他再是伸出手,放在了景哥儿的额头上方,这温度也是好,也是未有发烧之类。

  他再是让人拿过了那些药,准备再是擦一次药。

  “郭太医到是高风亮节。”

  其它的几名太医又不是看不出来,这郭太医肿着的脸,就是不敢说,郭太医这一世的英明,不对,这明明就是郭家好几世的英明,就在在今夜给毁光了,而且还是一辈子的污点。

  他老人家的脸,被女人给摸了。

  就是那女人的力道比较大,所以摸肿了。

  郭太医白了他们一眼,老夫岂是那种不分轻重之人。

  他就算是恨死了林云娘,他也不可能用一把毒药,就将这位沈小公子给毒死吧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是救回来的,有多么的不易,他都是杀了一只狐狸,若是真的救不回来,这不是将他几代的脸面给丢光了。

  打了他的脸不要紧,可是打了那两家的脸,那就不可能,他也是做不出来这等子的事情。

  外面的那个要如何?

  一名太医不由的,再是问着郭太医,就让他这么一直跪着吧。

  “让他跪吧。”

  郭太医再是拿起了软毛刷,又是重复着这种事情,“年轻人,火气大了一些,让他跪着也好,省的一个人呆着,总是胡思乱想的。”

  不知道上了多少次的药,当是郭太医再是睁开眼睛之时,也是差一些没有一屁股蹲在了地上,而他一个龇牙咧嘴的,一下子就扯了自己的老脸,这疼的他差一些没有去问候林云娘的爹娘去。

  这生的什么女儿,就会害人。

  他这一醒,也是连忙的就去看人如何了,他连忙拉住了景哥儿的手腕,替他诊起了脉。

  而他一边轻抚着自己的胡子,也是一边继续诊脉,而后不由的也是点了一下头,这脉相到是平和,再是一看伤处,伤处的红肿再是退下了一些,还有几处的小伤,已经在开始结痂了。

  他连忙让人将那碗狐狸血拿了过来。

  当是他拿到碗之时,一见几近都是大半碗的狐狸血药,也是让他分外的满意。

  这血绝的可以用得了今日,而明日过后,人就能大概的好一些,这年轻力壮的小伙子,身体也是好,这不出几日,怕也就可以有清醒了。

  他拿过了一些药汁,小心的加在了狐狸血里在,这样的话,半碗就变成了一碗,然后亲手也是拿着软刷,涂抹在了景哥儿身上。

  这一层又一层的涂抹,也是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,能得见这些伤口在逐渐的愈合,当然也是因此,才是让郭太医这心中,也没有那般的不舒服了。

  再是如何,他总算没有辜负烙衡虑,也没有辜负那只小狐狸的命。

  至于林云娘,他同一个泼妇计较什么?

  直到将给景哥儿身上都是抹上了雪狐血,郭太医这才是松了一口气,轮起袖子就擦起了自己的额头。当他放下手之时,再是将手按在了景哥儿的手腕之上。

  这一诊脉了之后,安心的又是抚起了自己的胡子,就是,他这突然的又是一个龇牙,结果又是疼了自己的半张脸。

  卫国公府外面,又是停下了一辆马车,当是马车的帘子掀起之时,烙衡虑从里面走了出来,而后他伸出了手,从马车里面也是扶着沈清辞下来。

  而当外面微风过处,沈清辞抬起脸,怎么都是感觉,就连这里的风,也都是带着一些药味还有血味。

  她抿紧了自己的红唇。

  “景哥儿无事。”

  烙衡虑就知道她这是在担心着什么,烙白那里也不会有事的,过几日后,我便将它给接回来。

  “恩。”

  沈清辞应着,可仍是提不起多大的精神。

  一人半死不活,一狐生死未卜,别人只是操心了一分心,可她到是好,她这可是绝对的操了双份的心。

  哪一个都是担心,哪一个都是心疼,哪一个也都是难受。

  而当他们走到了之时,就见朔王府中的护卫,将院子紧密的围了起来。

  沈清辞过来时,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名护卫半边脸上的红肿。

  “脸是怎么回事?”

  沈清辞问着护卫。

  护卫连忙的抱手行礼。

  “属下见过王妃。”

  “恩,”沈清辞淡应了一句,“你还未告诉我,你这脸是怎么回事?”不可能会是自己撞出来的吧,还是撞这么有针对性?

  “昨夜沈大夫人来过。”

  护卫也只是说了这么一句,可是沈清辞却已然明白他的意思了。

  还有什么意思?

  沈大夫人来了,林云娘打的。

  打了她朔王府的护卫,将人家的半面脸都是打肿了,这护卫年纪极轻,看样子也就是跟景哥儿差不多一般大。

  可是林云娘她说打就打了。

  就从未想过,这也是人家的孩子,也是人生父母养着的?

  就这么如此对别人的孩子,她还真的就是摆足了卫国公瘵大夫人的谱子啊。

  沈清辞摸了一下自己的荷包,也是将茶包拿了下来。

  她从里面倒出了两粒金珠子。

  “手伸出来。”

  她对着护卫说道。

  护卫依言的,也是将自己的手掌伸开,手心向上而放。

  沈清辞将那两粒金珠子,放在了护卫的手心里面,“一颗送给你的,一颗给大家分了。”

  “谢王妃。”

  护卫握紧了手中的金珠子,连忙再是抱拳道谢。

  沈清辞转身,再是拉起了烙衡虑的袖子,走进了院中.

  当是他们刚到了之后,这迎出来的,就是郭太医。

  而郭太医那张老脸也是明显的,不是一般的大小。

  沈清辞抬起头,看向房梁那里。

  这下要怎么整?

  郭太医如此的样子,莫不也是被被林云娘给打了不成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